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八一物流誉满全球>评论区>说重新写,在那里?不要哄人啊。 还是写同人吧。《南泥湾的食品加工厂》 光头强带到延安的工厂不但有军火...

说重新写,在那里?不要哄人啊。 还是写同人吧。《南泥湾的食品加工厂》 光头强带到延安的工厂不但有军火...

共  305个阅读者

liangxiang_5

liangxiang_5vip图标


军号:1539640

说重新写,在那里?不要哄人啊。
还是写同人吧。《南泥湾的食品加工厂》
光头强带到延安的工厂不但有军火工厂,还有面粉和粮食加工厂,抗战八年,120师的官兵伤残的就有上万人,很多伤愈残废的士兵在南泥湾的农场参加生产,不过土里刨食非常艰辛,这些断腿缺臂的官兵更艰难。但大家还是咬牙干着,延安太苦了。唯一的长处是几年来这些伤残官兵都学文化,识字多会写会算。
何胡子来看伤残官兵:现在修了许多大工厂,你们去做工人吧,那工厂是流水线,大家搭配一下,腿残了,有双手的去给袋子上贴标签,检验产品合格与否。丢了一只手,但会写会算脑子也灵的去流水线上按电钮,有鲁艺的师生们教你们怎么干活。农场的官兵几乎走光了,留下几十个手脚齐全,但身上有伤病的开拖拉机就种了南泥湾全部的田地,大部分人去了庆阳油田和面粉厂食品厂。
光头强带来的工厂非常强,这头一袋袋的麦子、土豆进去,那头就出来雪白的面粉,工人把口袋套在出口上,一袋袋灌满了,轧过口袋嘴缝好了推到一边传送带上去,传送带另一头在停车场棚子里,装了假腿的壮实老兵把一袋袋的面粉装载车上运走。工厂用电来自气头发电厂。日夜不停的四班倒生产。正赶上河南大灾荒,许多逃难到延安的孤身妇女愿意嫁给南泥湾的残废官兵,第一跟着他们有饭吃,第二这些官兵心肠好,对自己千辛万苦拖来的幸存孩子也视如亲生。吃了几天饱饭,妇女孩子们也被组织起来做各种活计。
张文白长官来谈判交出西安车站给河南运救济粮,顺路就去看了这些工厂,他被深深的震惊了,想起在西安附近37集团军无数讨饭的伤残士卒。同是抗战伤亡官兵,人家就能个个照顾,自己方就是弃如敝履,张长官面红耳赤,说不出话来。
回到西安,张长官把1军军长副军长叫来训了一阵。给董副军长说:招来这些伤残官兵,叫他们做点事,管三顿饭,免得满街乞讨丢果脯的脸。当即从233师他兄弟那调来一吨面条,以后每天点人头发伙食。

2019-08-16 10:23:45

liangxiang_5

liangxiang_5vip图标


军号:1539640

河南逃荒来的妇女周小霞,拖着2个女儿走到许昌车站,爬上西去的火车,千辛万苦地挨到西安,又吃尽辛苦搭上去拉油料的卡车到了陕北。2岁的小女儿手脚都刮伤生脓了。5岁的大女儿也染上疫病发高烧,到了南泥湾就被送进医院。十来天的功夫就治好了。
逃荒妇女周小霞面容老气,像是30多岁,实际年龄才25岁。她丈夫赵大山去年灾荒初起的时候就自己卖了壮丁,把卖身的6块孙头留给妻子: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我这一去十有八九是死在外面,你带着孩子逃荒去吧。随后他就被13军的抓兵队带走了。
到了陕北,小霞到农场做工,嫁给了开收割机的何三文,老何四十来岁,他是老东北军,在山西队伍打散了参加了八路。和鬼子拼刺刀腹部受了重伤。虽然被白求恩大夫救活了命,继续留部队确实不行。所以就在农场种地。部队整编后,老何一个人开着一套机器管2万亩地,也迫切需要有人帮忙,老首长贺胡子看着小霞老实老成的面像,就撮合他们成了家。

2019-08-24 18:13:17

liangxiang_5

liangxiang_5vip图标


军号:1539640

周小霞的孩子病好了被她送进南泥湾的幼稚园,这儿有上千个孩子,一起识字,做游戏,还管饭。小霞到面条厂去做工,她们的工作很简单:把整麻袋运来的面条和油炒饭的白色油纸包上贴上《南泥湾食品厂》的字条,这个厂子工资很少,就是一天给十包面条或米饭,月底会结十元工资,可以拿去给孩子买件衣服或者买点糖块吃。

虽然改嫁了,小霞还记着前夫,听厂长说加班赶一批活计,是送给西安的果军的伙食。小霞想到要是大山在国军还活着给他个信也好,她请人写了十张个小字条:大山,我们娘年三还活着,在陕北另成家了。然后在贴标签时粘在下面。

赵大山卖壮丁后被编入31军,被果府坑的家散人亡,大山自然没有拼命抵抗的勇气,他的部队被倭寇击溃后,他跟着溃兵乱跑,又被东进的第1军收编,在西安南边整训。天天吃不饱的部队闹饷后董副军长亲自来安抚,答应每天给面条米饭吃,但是要去车站当搬运工出力气。大头兵们都是苦人出身,这活计吓不住人。于是每天有1/3的士兵去车站干活。做火头军的大山每天拆那面条包下锅煮面。这天看到一个面包上有个小纸条,他就收起来,正好常团长来拿几包面条给勤务兵吃,他拿的一包上也有这纸条,被常团长随意撤下来丢到地上,大山捡起来,求常团长给解释一下。常团长没过脑子的念了一遍,扬长而去。

大山却大受震惊,他收好两个纸条,得空又找一个车站的识字人给他念了一遍,确认是小霞给他带的信。他记住了这件事,几年后当胡长官驱赶他们去进攻八路时,大山联络几十个同乡一起投降对方。一军全线溃败。

2019-09-06 08:3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