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战斗日(佣兵的反抗)>评论区>功簧一亏

功簧一亏

共  720个阅读者

勇者佳东

勇者佳东


军号:3369910

教授这招冷不防打我个措手不及,武器被解,双手被铐,只有任人发落的份,想起16日捉到亚辛时的喜悦,原来从天堂到地狱根本不需要九个昏晨,四天足已。我想这就是传说的天网灰灰,疏而不露吧。我真后悔没早点开溜!  但我搞不清我的身份是被谁泄露的?绝对不会是天使,现在她也被擒,正花容失色地为我辩解,她知道我身份暴露后的结果定然是死路一条。也不会是火鸡,火鸡要泄底,早在费卢杰我就完了。还剩一个内姆旺,出卖我对他又有什么好处呢?我们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我抬头怒视着他,他的表情告诉我他很慌乱,多半不是装的。就连爵士也是一头雾水,他正问教授寻求解释:“怎么回事?”  我忽然想起教授、坦克、泡菜、恶棍在前导车上,我们四个在后面,抓我可能是个临时决定,或是路上才接到的命令,所以爵士、内姆旺都不知情。  教授拉过把椅子,坐在我面前道:“我来给大家讲个故事,今年5月有一帮凶悍的恐怖分子进入伊拉克,先后在费卢杰、纳杰夫、巴格达与美军作战,黑水的王牌狙击手‘绞颈者’就死在这帮人手上。他们还暗杀临时政府的高官与民主人士、宗教领袖,可谓罪大恶极。今年8月,CIA追查到这帮人藏身在巴格达肯迪区的一栋别墅里,随后出动空军轰炸了这个据点。千人大会之后,提供线索的伊拉克石油部副部长遭遇袭击,惨死在巴格达。这让CIA怀疑这帮人还有漏网之鱼,尔后,这帮人销声匿迹了,CIA的线索中断,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而这帮人的头就是一个代号叫黑桃7的家伙,我记得你胳膊上有个很特别的刺青,你能找到费卢杰的地道,还能抓到亚辛,这些恐怕不是巧合。于是我对你的来历产生了怀疑,我将你的身份交给CIA核查,就在来的路上我得到了答复,你就是黑桃7!我说的没错吧?黑桃7先生。”  爵士很同情地看了我一眼,走到一边,与我划清界线了,昔日的战友全都横眉冷对,仿佛和我有血海深仇似的。唉,佣兵本来就是冷血动物,他们的字典里只有金钱,是没有感情的!我的好兄弟内姆旺正在低头沉思,或许他在核算救我的成本,在良心与性命之间徘徊不定。再看到无助悲戚的天使,我仰天长笑:“哈哈……”。  我用笑声掩饰我内心的无奈、无助、不甘与恐慌,刺青与亚辛本是个巧合,想不到却泄露了我的身份,时也!运也!命也!我万念俱灰,该结束了!我很光棍地承认:“没错!我就是黑桃7。”  “很好,敢作敢当,是男人!你挺聪明,CIA翻遍伊拉克却没料到你竟然躲在美军眼皮底下当厨子,也有胆识,还敢混进上帝之鞭与美军并肩作战。说真的,我很欣赏你,但我不得不把你交给他们,希望你能理解。”教授给我点了根烟,低头看表,阴郁的脸上透着得意与奸诈,“再有二十分钟,他们就到了。阿布格莱布被曝光,你可能还要做一次长途旅行,关塔那摩的‘X光营’、‘回声营’都挺适合你的,或者考虑到你是亚洲人会不服水土,也可能会送你到泰国乌隆府或者约旦的贾夫监狱……”  “教授,你这样做不觉得很卑鄙,很无耻吗?他曾与你们并肩作战,他从来没有威胁到上帝之鞭!还有你泡菜,如果不是他从地道里把你带出来,你现在还有命吗?恶棍、爵士、坦克、猴子你们还有没有良心?就那么忍心冷血地把自己的兄弟交给CIA,他们给你什么……”天使激动地为我辩护,却换来泡菜的一记重耳光,“够了,婊子,再废话连你也干掉!”  天使一脚踹在泡菜的迎面骨上将其踹翻,讥讽道:“你的腿痛吗?”  “找死!”泡菜恼羞成怒拔出剖腹刀,再度扑上去。  眼见天使躲不开亮晃晃的刀头,我心中大骇,却鞭长莫及。这时教授一把扯住泡菜的身形,大喝道:“住手!天使还是我们的天使,通常恋爱中的女人智商会降低一半,不是她的错,只怪我没提前查清他的底细。天使听我一句劝,疯狗已经是过去式,就当玩玩算了,别较真,我们本就是为钱战斗的雇佣兵,佣兵就要抛弃感情,难道你忘了吗?他可以为我们换来CIA的信任和第一手信息,你不会挡着大家发财……”  “呸”天使带着血的唾液吐了教授一脸,骂道:“杂种!我会亲手杀了你的!我发誓!”  “不识抬举的东西!”恶棍狠狠一脚踢在天使的小腹,将她踢出好远。  “FUCKYOU,你们这帮婊子养的人渣!有本事冲老子来啊!欺负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看着自己的女人遭受羞侮我双眼充血,恨得牙根都痒庠,只苦于双手被缚,我吐掉烟头大骂着,忽然眼前一花,一只沙漠战靴盖在我脸上,我连带椅子摔翻在地,椅背几乎将我的双臂格断,脑袋晕乎乎的,鼻孔里腥腥的,咸咸的,两股温热的血水流进嘴里。我用力吸吸鼻子,定睛一开,泡菜面目狰狞地站在我面前,“你算什么东西?欺负你又怎样?”  “我操你妈!”我用力唾了他一脸血,待他又要起脚时,教授制止了他,“疯狗,别做无谓的挣扎,帮我劝劝天使,如果你不想看着她死的话。”  对一队佣兵来讲,找个好狙击手不容易,教授一句话点中我的死穴。是啊,我已在劫难逃,何苦再连累我的天使呢,她也是个苦命的女人。我狠狠瞪瞪了教授一眼,转头去看天使,她满脸尽是痛苦之色,让我心中一阵刺痛。  “向北,谢谢你的爱,你为我受苦了,可惜我们终就还是没有缘份,你要好好活下去,完成你外公的遗愿。”我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叫她的中文名字,字字句句也如浓硫酸一样浇在自己心坎上,我有点梗咽,但为了不让她难过,也为了让自己死得像个爷们儿,我尝试着调节气氛:“如果有神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一定会买份保险,受益人就写你的名字。”  “不,你不要放弃,你说要陪我去看长城的。疯狗,我爱你,即使他们把你关在关塔那摩,我也会去救你的。亲爱的,你不要放弃……”天使声泪俱下,雨带梨花,完全是个娇柔的女人。我二人就这样在地上远远地对视着,最后我痛苦地闭上眼睛,不忍再看。其实我也挺欣慰的,能有这样一个红颜知己,死而无憾!  “啧啧,感情真是他妈的毒药,把一个优秀的佣兵改造成一个蠢女人,SHIT!”教授惋惜道。  “拜托,两位的对白能不能不太肉麻呀,真受不了你们。”是爵士的声音。  “肉麻点也无所谓了,最多二十分钟嘛。放心吧,疯狗,你死了,我会替你好好照顾天使的。”在众人的笑声中,内姆旺凑上前来,给我使了个眼色。我心里砰然一动,他最终做出了决定,他要救我!好兄弟!我会意,破口大骂道:“我也会照顾你妈的。”一脚踢向他面门。  内姆旺一纵身闪到了我后面,将椅子扶了起来,同时飞快将手铐钥匙塞进我手里,又在我脑袋上削了一巴掌,“真他妈的不识好歹,我只是想帮你。”  内姆旺演技精湛,教授、坦克、恶棍、泡菜、爵士毫无查觉,正抱着膀子看笑话,他们的武器都在墙边立着,只有恶棍把玩着自己的挪威海盗刀。有机会!  我狠狠吸一口气,不动声色,悄悄打开右手手铐。  “教授,既然是漏网之鱼,当然不会是一条,重新认识一下,我就是黑桃K!”内姆旺拔出格洛克19手枪,突然发难,场面的笑声瞬间被冻结,寒意刺骨。  “你……”教授目瞪口呆面色灰败,他失算了,没料到自己身边还有一颗定时炸弹。泡菜刚要拔枪,就被9MM的帕拉贝姆手枪弹钉进脑袋,血溅人亡,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了。内姆旺道:“噢,不不,你们最好不要乱动,我的手会发抖的,恶棍,慢慢将刀子放下。”  “罪有应得!”我站起身来,拭去脸上的血迹,然后,我奔向天使,“宝贝,你怎么样?”  山穷水尽之时,突如其来的变故把天使也弄懵了,内姆旺的身份我从向她透露,或许她以为是幻觉吧,她痴痴地望着我,一脸不敢相信的神情。突然,她的眼睛里暴出异色,方向是我身后。我急忙做个躲闪的动作再转身,同时将护腕里藏的那半截D9军刀改成的飞刀操在手里。老奸巨滑的教授正将坦克推向内姆旺,他是内姆旺的堂兄,坦克跄踉地扑来,内姆旺犹豫之间,恶棍手中的海盗刀已经向他飞去,而教授、爵士在坦克的掩护下同时动作起来。  该死!要坏菜!我急忙大吼:“快开枪!”同时将手中的飞刀狠狠甩向恶棍的咽喉,这手上面我是下了功夫的,十多米远,他必死无疑!  D9这次没让我失望,一道寒光流星闪电般刺进恶棍的咽喉,恶棍捂着脖子摔倒在地,四肢抽搐,眼见是活不成了。然而,这时情况发生了变化,内姆旺躲过了恶棍飞来的海盗刀,持枪的手臂却被坦克擒住,他再搂扳机时,子弹已射到天花板上。  求生的欲望促使我向教授扑去,可是我手中空空如也,我心里那个恨呀!先拿武器就好了,为什么要先救天使呢?难道他妈的男人恋爱也会降低智商吗?一切发生的太快,当我意识到我犯了大错时,已经追悔莫及!  教授一枪射穿了内姆旺的额头,内姆旺晃悠着向后摔去,他最后一枪打穿了坦克的手臂,也打在我心里,从破孔中涌出无穷愤恨顿时将我淹没。最后一个兄弟也死了,就死在我面前,因为我的失误!“我操你妈!”面对教授的鲁格P85手枪,我愤怒地出手,拼了!就是死我也要捏碎他的喉结!  教授从容的近乎优雅,脸上没有丝毫的情绪波动,徐徐移转枪口,蓝绿色的眼睛眨都没眨,便扣动扳机。  火光一闪,枪口焰几乎燎掉我的胡渣,一记重锤狠狠地砸在我右肩窝上,将我击飞三米,听到枪响时我已倒在地上,就像被汽车撞了一样,我半个身子都是麻的,几乎感觉不到右臂的存在,双眼也不聚光了。这就是防弹衣的副作用,它吸收的部分动能会均匀地分摊开,而且在10米内还挡不住9MM帕拉贝姆弹侵砌,恍恍惚惚看见血水顺着锁骨下方的防弹衣破孔里流了出来,腥气扑鼻。  “疯狗……”天使跌跌撞撞地爬过来,焦急地趴在我身上查看伤势,由于双手被铑,她只能用牙齿来撕咬我作战服。虽然她满嘴是血看起来就像一个吸血鬼,可是她的眼里尽是担心与关切,她吻着我的脸重复着:“没事的,子弹也许卡在肩胛骨里了,呼吸,用力呼吸……”  “黑桃7先生,我他妈的现在改变主意了。”爵士一脚踢在我胸口将我踢飞,眼前一黑,我几乎背过气去,最糟糕的是麻弊的感观被沙漠战靴唤醒,子弹卡在骨头里的痛楚就像骨胳在燃烧一般附着的肌肉神经全部焦灼,蒸出我一身冷汗,这种痛苦真是刻骨铭心!  爵士恶向胆边生,手臂扬起准备结束我的痛苦,却被天使踢中手腕,P226飞出窗外,天使的第二脚想踢在爵

2013-11-23 20:0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