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冀东铁军>评论区>第三十九章 杀人栽赃>无语的更新。。。。

无语的更新。。。。

共  52个阅读者

cores

coresvip图标


军号:1335679

无语的更新。。。。

2013-06-17 14:59:02

何方的博客

何方的博客


军号:5747613

可以说,成就你,也成就我的一次机会就让您这样白白的放过了,实在是替您感到可惜。
作为一部长达300章,时间跨度达几十年的历史军事题材小说,在作品开始部分引用部分网络历史背景知识有何不妥?毕竟作为作者我无法创造历史,我的人物只能在真实的历史事件中存在,我的故事也只能在真实的历史背景中展开。
您只看了区区300章中的4章,就急不可耐地拒绝,还下结论说“引用了过多网络资料”,未免有些武断和急躁。
原本来铁血发表D授权的文章是觉得铁血作为一专业的军事综合网站应该有一大批专业人士参与其中,其意见和眼光肯定不俗,本题材小说首发于此也算是比较合适。
不想再给小编B絮叨了。在此只想烦请小编B删除关于此篇文章的所有内容,越干净越好。主要是这个系列已于某网站接触,结局应该很出人意料,千万不要让您的老板知道曾经有三部百万字长篇被您所拒绝!真是为您好,小编B!


为凑字数,上传部分新章节。


第七章 宪兵司令部的朋友

在所有国民党机关团体里,只要有可能的话,我们应有计划地积极地派人打进去工作(有时在他们的机关团体外边也能争取他们里面的工作人员及群众)。在他们的团体及军队内部建立我们的赤色的或灰色的或是无名的组织,用我们坚强的组织力量去争取他们的下层群众以及上层领导者---选自《冬夜战歌》(武光著)

把“布丁”送到尤立忠那里以后,刘桂龙又特意去给“布丁”送过两次东西,当然都是假装刚刚翻找出来的“布丁”的旧物。“布丁”长得很快,才一个月不见就几乎长成大狗的模样了,刘桂龙想不通究竟是军队里的伙食好呢还是自己不会养呢?“布丁”倒是每次见面对刘桂龙都很热情,最近一次几乎将刘桂龙扑倒,毕竟将近五六十斤了。但刘桂龙与尤立忠的关系还是没啥进展,尤立忠对他虽然热情,但明显是透着客气,这让刘桂龙很着急,但也无计可施。最近又与“老郑”见了一次面,感觉“老郑”也明显比以前忙了,也瘦了。也没在西餐厅见面,就在一个小咖啡馆喝了一杯咖啡两人就匆匆分别了。“老郑”特意询问了上次交代刘桂龙发展关系的进展情况,对刘桂龙的工作方向做了肯定,但对其效率不满意,让他加大工作力度。当带着刘桂龙上交的经费离开时,“老郑”还特意叮嘱:刘经理,抓紧啊,时间就是金钱,就是生命!刘桂龙明白其中的含义。
就在刘桂龙对尤立忠无计可施,焦虑万分时,事情反而有了戏剧性的转机,让对刘桂龙一直敬而远之尤立忠彻底改变了对其花花公子的看法,两人的关系急剧升温。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与“老郑”分手后的第二天,刘桂龙又找了个借口看望“布丁”。这次他打算约尤立忠出来坐坐,能把关系进一步最好,实在不行他就打算放弃这条线了。就在刘桂龙照例在营区门口等尤立忠的时候,一辆开得飞快的“威利斯”吉普将军营门口一个卖烟的小姑娘刮倒了。小姑娘虽然当时就从地上爬起来了,受伤并不重,但胸前烟框里的二十几盒烟可全洒落在地上,有些还被吉普车压烂了,小姑娘当时就哭了.刘桂龙当时就在旁边,知道有几盒“骆驼”“白炮台”“555”应该是黑市流出来的,价格不便宜,这小姑娘也就是赚个小头。这几盒烟还不知道要卖多少天才能赚出来呢!“威利斯”上的三个美国大兵一看小姑娘站起来了,开车就想走,但小姑娘哭着拦在车前不放。车上的一个美国海军少尉叽里呱啦地说了几句英语,刘桂龙听出是命令司机不要纠缠,要司机倒车走人。
当时台岛上的美国人已经不少,有军人也有海员。军人有海军航空队的,也有海军的,大都是运输部队的成员,帮着国民党运兵的。这帮美国大兵以解放者自居,在亚洲地区被惯坏了,经常在驻在国惹出治安纠纷,但当地警察部门无权干预,只能由美军内部处理,这也助长了这些大兵们的嚣张气焰。刘桂龙这两天正好心焦,今天又遇上这档子事,眼看着惹事美国人想溜,旁边站岗的宪兵也是一脸无奈,就再也按耐不住心头的气愤,大步上前与其理论,痛斥美国兵及军官撞了人却不知悔改,竟然想一走了之,欺负弱小,违背自由平等的博爱信条洋洋洒洒好一通说教!在刘桂龙慷慨激昂,流利异常的英语控诉面前本来趾高气昂的美国人惭愧地低头认错,少尉表示愿意送人去医院并赔偿一切损失。这时伦敦腔抑扬顿挫的所谓“拿腔拿调”的缺点反而显得慷慨壮烈,表现力极强。车上的米国大兵们也可能是被这高贵的“伦敦腔”惊着了,不知刘桂龙是何方来路!要知道,在当时老牌的大英帝国余威尚存,作为新兴的全球霸主,美国还没完全成气候,一些美国人,尤其是郊区的还对大英帝国存有向往之情呢!
这时周围围观的市民很配合,虽一句也没听懂,但看到平时无法无天的美国人如今也低头认错主动送伤者去医院了,都热情地鼓起掌来。尤立忠站在旁边把这一幕都看在了眼里,凭他的英语水平,也仅能听懂“错误”、“道歉”几个单词,其他的也是天书了。这时,尤立忠忽然发现在营门口站岗的一个年轻的上等兵随着刘桂龙的慷慨陈词在不住地点头称是,这倒是引起了他的兴趣,便走到他身边和蔼地问道:“年轻人,水平不低啊,都听懂了?”这个上等兵立正答道:“报告长官,一句也没听懂。我只是觉得这位先生很有正义感,像个大侠,能把美国佬训得一愣一愣的,特解气!虽然听不懂,但也觉得有道理。”尤立忠只能说到:“很好很好,你的感觉非常正确,继续坚守岗位吧。”说完只能扭过头来苦笑,还不敢让上等兵瞧见。但不管怎么说,营区门口的这一幕使尤立忠对刘桂龙的印象有了彻底的改变。当然,这时的刘桂龙根本不是在表演给任何人看,只是一时的义愤,重温了一下自己在上海参加我党领导的学生运动时的街头演讲功夫罢了。
其实美国人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不讲道理,这些大兵都是些中下层民众,木工,汽车装配工,农民,面包工,即广义的劳动人民阶层,只是被宠坏了。其实他们犯了法违反了军纪,也是会被自己的宪兵追得满街跑,闹大了也是要上军事法庭的!其法律虽有瑕疵,但也是尽力保障弱势群体的利益,维持相对的公平,还是有其“闪光点”的。至于如今米国人还在一衣带水的邻邦时不时地闹出点侮辱妇女的丑闻,且最后都交由米国人自己处理,那只能说是邻邦民众的悲哀!连你自己都不尊重自己,如何指望别人来尊重你呢?!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就是公平正义!任何人为地给一个国家或某一民族的特定人群以额外的优待甚至纵容,本身就是对其他遵纪守法公民的一种侵害,这非但不能消除原有的矛盾,甚至会产生更大的矛盾和冲突,直至最后无法收拾!
这时尤立忠也走上前来,将小姑娘交给门口的卫兵带去医务所检查身体,随后又在刘桂龙的配合下与美军少尉清点损失。这时的美军少尉灰常灰常地配合:一来是尤立忠的军阶比他高(都是美军制式,没甚区别),二是看到尤立忠的MP标志,知道是宪兵系统的,自己明显的理亏,也就不再自找不痛快了。至于车上那两个郊区大兵,早就乖乖地把车停在路边,在车边站得笔直了。这样一来,原先营门口看热闹的另一个卫兵也赶紧地整理军容,持枪肃立,仿佛要比赛似的。军人有时也挺可爱可敬的,因为他们时刻代表自己的祖国,这是任何时候也不可能改变的!
刘桂龙按市价计算了香烟的损失,美军少尉按数付钱。随后又吩咐士兵从车上搬下一箱罐头香烟之类的东西,解释说算是给小姑娘的慰问。尤立忠请刘桂龙向美军少尉翻译:只要把香烟的损失补齐就行了,其他的我们自己有,就不需要了。尤立忠还记下了美军少尉的单位和姓名,说如果小姑娘身体无碍就算了,要是有问题还要找其交涉,还有就是以后要遵守中国的法律,开车注意规避行人。尤立忠处理得有理有利有节,美军少尉在一旁只是不住地“Aye-aye sir”个不停。最后,尤立忠命令少尉可以走了。美军少尉如蒙大赦,恭敬地分别向尤立忠和刘桂龙敬礼后向车边退去,二人也分别还礼和点头致意。这时刘桂龙好像又想起了什么,赶忙叫住搬箱子的士兵,在箱子里翻捡了一通后,找出两大条HERSHEY'(好时)的STropical Bar巧克力扬了扬,才放“威利斯”走人。
这时,尤立忠一扫刚才的威严,热情地拍着刘桂龙的肩膀赞道:“刘经理,没想到啊,您今天是太给我们中国人争气了,好久没这么痛快过了!”刘桂龙客气地答道:“不算啥,要不是你老兄在背后撑腰,我还不知怎么收场呢!还是你专业啊,我只是一时的义愤罢了。”“好好,刘经理要是不忙,麻烦到我的办公室坐坐?”刘桂龙巴不得呢,连说:“不忙不忙,那就打扰了。”随后就相互谦让着往营区里走。这时,门口的卫兵“啪”地来了一个标准的持枪礼,尤立忠立正回礼,刘桂龙也立正鞠躬致意,卫兵一直目送他走进营门才礼毕稍息!害得刘桂龙差点也走出军人步姿,好在只走了两步就又重新恢复到懒散的步伐。刘桂龙没见到“布丁”,就随口问了一句。尤立忠回答说“布丁”已经跟着巡逻队上街执法去了,接着又夸“布丁”真是条好狗,既聪明又能干,最近刚参加执法就查出不少私货,很得上司的赞赏。刘桂龙只得讪讪的附和,心想:以后这走私生意看来是真不能做了!
刘桂龙跟着尤立忠先来到营区的医务室,军医已经给卖烟的小姑娘检查完毕,没啥大碍只是些皮外伤,擦点药水就没事了。尤立忠把美国人赔付的钱递给小姑娘,刘桂龙又掏出一些钱和两大块巧克力一起交给小姑娘,嘱咐小姑娘在家歇两天再出门,小姑娘千恩万谢地告辞走了。望着小姑娘远去的背影,尤立忠感慨道:“这算什么事啊!在自己的国土上,自己的盟友欺负自己的姐妹,我这个国民革命军人加军事警察愣是一点办法没有,只能协调处理,这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那还要我们这些宪兵干吗用?光去查那些走私的小混混吗!”刘桂龙只能安慰说:“哪能啊,你们抗战时流的血不比别人少,现在是特殊时期,没办法。”这才止住尤立忠的牢骚。
刘桂龙随后跟着尤立忠来到宪兵连部,勤务兵忙着倒水。尤立忠半开玩笑地说:“刘经理啊,我这里可没有咖啡和白兰地,只能以白开水招待了。”刘桂龙也开玩笑道:“不行,我喝白开水会吐!”把一旁的勤务兵唬得一愣一愣的。尤立忠忍不住哈哈大笑,拍着可怜的勤务兵的脑袋把他“押”出门。两人坐定以后,尤立忠忍不住感叹道:“刘经理,今天你真是让兄弟

2013-06-18 02:4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