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评论区>麻将>力量的源泉 可惜好景不长。江三底发现他的队伍越来越难带,根本原因是他的队伍相比周围“广大群众”...

力量的源泉 可惜好景不长。江三底发现他的队伍越来越难带,根本原因是他的队伍相比周围“广大群众”...

共  80个阅读者

壮士笑谈

壮士笑谈vip图标


军号:206630

力量的源泉

可惜好景不长。江三底发现他的队伍越来越难带,根本原因是他的队伍相比周围“广大群众”,是越来越穷了。本来一哄而起的时候有大把的人,但是都脱产闹革命,吃谁呢。
一般农民都是公社社员,每天下地干活,记一个工分,秋后分口粮,年底算工分。去年底,江三底所在的村子,生产大队会计算盘珠子一扒拉,说咱们队今年工分还是核8分钱。差不多,江三底管的公社,各个大队都在8分钱上下。柴米油盐,米是口粮,按人分,柴自己去打,油盐就靠工分,一个农民干一年360天,360个8分钱,差不多二十八九块三十块钱吧。社员平时要买油盐酱醋,老张家二姑娘要扯几尺花布,老王家儿子要到祖传中医那里给他老爹抓中药,这类吃饭以外的开销都要到队会计那里借钱,先记着,拿了钱,老张家姑娘再拿上布票,就能到供销社去扯相中的花布。一年下来,年底一算帐,会计说老张家老王家你们借的钱超过工分了,超支了,老张家还欠队里2块2毛,老王家欠队里足足5块钱,怎么办呢,一般规矩是继续欠着,明年的工分还。不过要江三底批。江三底管着公社革委会,还亲自抓本村的革命和生产,批条子的规矩,像老王家欠款达5块钱,老王儿子就得提着一瓶1块3的白酒来,老张家欠2块2,拿一盒恒大烟就行了。老张家三个姑娘,一件体面的花布襖谁出门谁穿,都没什么姿色,江三底也不感兴趣。老王家儿子去年拿不来白酒,不过按着江三底的喜好,提来一包点心,包纸微微有点走油的,江三底一看这小子还算识路,就让王家小子给自己家柴房顶上抹一遍泥,劳力补偿。
今年的情况有些不妙。老王家儿子没提来白酒,也不肯上柴房抹泥,让队里会计一查,说去年欠的5块钱夏天就还了,今年一分钱不欠,他老王家就没跟队里借过钱,按工分队里还要净给他家28块5。怎么会这样?大队会计还说,今年找队里借钱的特别少,整个村子三百多户人家,以往90%找队里借钱,不借钱的都是大队干部、生产队干部、生产小队干部和造反队队员,也就三十户左右,不借钱。今年的情形,往年三百户借钱的,基本都不借了,往年不借钱的三十户,倒有二十户跟队上借钱。怪不得!今年没人上供,以往家里堂屋年底堆得小山似的烟、酒、点心包,今年消失不见,只有五保户沈寡妇送来的半篮子鸡蛋,求不要砍她家那几棵果树的,孤零零地放在堂屋方桌上。
马上派人去查,报回来的情况,江三底大部分也知道,有的是以前没怎么重视,有的是人家打点过了。王家儿子不来抹泥,是因为王家儿子跟着村东老李头学着酿醋,赚了百十块钱,家里老爹的病都快好了。文革前老李头酿醋的手艺十里八乡都称道,连县城里都时不时有人上门打醋,本村乡亲邻居办喜事了、包饺子了,端半碗走,也不用给钱。许多人家偷偷养鸡养鸭,家里不敢养,出去河边找个背风地方用荆条笆子立个圈,白天下地前放工后早晚照应,一查就说没收成,给队员塞鸡蛋,敢情这收成着实不少哇。还有不少青壮劳力根本不下地了,出去打工,市里要通铁路,搞物质刺激还要发奖金,招民工都是按天结钱,一天一块多,一个月下来就是一年的工分,这些人出去干活半年下来都带回来一二百块,说这是想都不敢想的钱,队员们都看着眼热,查抄也越来越不卖力,绝大多数都不干了,回家干资本主义,走到了革命的对立面,还说乡里乡亲的抄人家的鸡鸭砍人家的果树拔人家屋前屋后种的葱蒜,自己也没富,将来还要遭报应。就连孙二这样的骨干份子,叫他去砸老李头家的醋缸,不用多,砸几个就行,多数得留下来,好让老李头有钱上孝敬。交代孙二说,老李头要是没表示,你就吓唬他,说他早年参加国民党军的事儿犯了,全靠江主任给维持着。没想到孙二去了一趟空着手回来了,说王家儿子不让砸,王家儿子说老李头是抗日老兵,拼刺刀挑过真鬼子的,咱们做人不能没良心。再说,孙二自己也起了念头要跟老李头学酿醋,争取年挣两百块呢。
江三底想亲自解剖一个麻雀,竖个反面典型,找个突破口,想起前几年的一件事。那时江三底的队伍刚起家,也就是十几个人来7、8条枪的小战斗队,革命威力还不具备,很多人不买账,时近中秋,江三底肚子饿得咕咕叫了,一眼瞅见两个梳着冲天辫的小女孩,大的那个手里拿着半块月饼,舍不得吃,正掰下大半来给妹妹,原来是张家老二老三啊,江三底一个箭步窜了过去,大喝一声:“住手!”指点着张家二女的脑门说:“破四旧不懂吗?月饼要十字交叉切成4块才能吃,你这算怎么回事?对文化大革命有抵触情绪吗?没收了!”一把抓过姐姐手里的月饼,当着乌溜溜转着眼珠子咽着唾沫的妹妹的面,三口两口把月饼吞下肚子,完成了又一件革命事迹。
对呀,树立典型,就拿老张家开刀!老张虽说成分是贫下中农,但生性胆小怕事,这软柿子,一定捏得!他家今年不送恒大,听说是大女二女开了裁缝组,剪裁的衣服招年轻人喜爱,生意做起来,买了缝纫机,还说要开缝纫社,去城里找海外华侨要衣服样子什么的,开始还知道遮掩,后来越发不把江三底的三鸡两鸭查抄队放在眼里,这资本主义的苗,一定要掐掉!
悄悄去了老张家,江三底施展出早年贴墙溜听窗户根的看家本领,扒着窗户根慢慢抬起头往里一看,乖乖不得了,张家三女儿正往胸前比着一块花布那!侧面露出整条胳膊,白花花的后背也露出一半, 对,对,慢慢转过身来,接着转,接着转啊!
江三底正垂着涎水等着看春光泄露,没曾想一眼看到张家三女脸上的神情,顿时如遭重击,
那是怎样一张满足、陶醉、幸福的脸!比着劳动所得的花布,想象着新衣服穿在身上的样子,张家三女一件襖,谁出门谁穿,这种日子一去不复返了。
这就是县里那知青小子的话吗?听说那知青要当上县革委会副主任,那小子有一句口号很得人心,叫做社会发展的基本动力,我们党力量的源泉,就是人民群众要过美好生活的愿望!
你、你、你们,你们要过美好生活了,我们怎么办?
我们革命造反,就是为人民服务,你们都不找我服务了,我怎么为人民服务? 没烟没酒没人上供,屋顶要漏雨,你们让我怎么为人民服务?喝西北风去呀?

2019-01-01 10:50:15

15a1005r

15a1005r


军号:2557710

从发的位置看,三鸡两鸭队的残余影响多少还有一点~

2019-01-05 13:19: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