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评论区>麻将>三鸡两鸭 砸了大庙卖了文物,江三底的造反队暂时没有革命目标了。造反队伍还在不断扩大,从造反队到造反...

三鸡两鸭 砸了大庙卖了文物,江三底的造反队暂时没有革命目标了。造反队伍还在不断扩大,从造反队到造反...

共  5个阅读者

壮士笑谈

壮士笑谈vip图标


军号:206630

三鸡两鸭

砸了大庙卖了文物,江三底的造反队暂时没有革命目标了。造反队伍还在不断扩大,从造反队到造反大队到造反总队,后来成立造反团,人一多,钱就成问题了。对团员管饭、给零花钱叫革命津贴,比起一般农民来这待遇是好得多了,不过,江三底明白,要让人跟着走,还得有更硬磕的刺激,绑得利的,像那种砸一家富农扛走俩躺柜、卷走一席铺盖,也就让底下人兴奋个两三天,砸了专家—也就是反动学术权威--的家,除了书没什么值钱东西,有架钢琴没人要,也卖不出去,结果给队部开水锅炉当劈柴了,里边一条钢丝飞起来还把孙二的脸划了个口子,一家小资本家——解放前是铁匠铺,有3个徒弟,成分上就是有三个雇工,刚刚核了个资本家——家里还存着一套铁匠家什,当做走资本主义道路的物证没收了,有会使的扛走,一来二去的没了,海外华侨家里抄出一堆领带,底下人不知道怎么用,当裤腰带系也不得劲,正吵嚷间,造反总部那边溜达过来一个,说是绑墩布用的,城里人用墩布拖地板,仨瓜俩枣拿走了。
眼见得没了革命对象,打的打了,砸的砸了,抢的抢了,接下来没进项了,拿什么东西分呢,没了继续革命的对象,革命积极性大受影响,队伍就越来越难带,没好处凭什么让人跟着你干,没人跟着,个人权位可就没了,好不容易从臭要饭的打拼上来,一定不能丢,一定要继续往上拱,要把县城先夺过来,再瞄市里。可是现在的革命形势是各级党委全都砸烂,从基层党支部、公社党总支到县委,一个党的机构都没了,听说省城里也是这样,解放十几年,头一次见到从上到下所有党组织都倒了。反正官方是没人管饭了,各地只见大大小小的造反总部、战斗队,谁管谁的饭,各自地盘划分完没划分完的,地盘上的油水很快搜刮干净,人心要散,怎么办?
造反团里有两派主张,一派要搞“二次革命”,就是在地盘内搜罗出近期新富裕起来的一些人,相比较比周围人富裕一点的,再斗一遍,给这些人按个罪名叫“新生的资产阶级”,把他们的家抄了东西分了,再维持一段队伍的革命积极性,“7、8年再来一次”,那我们7、8个月就来一次有什么不行;另一派说自己地盘里刮不出什么来了,新生资产阶级找不着几个,新生无产阶级倒是越来越多,不如咱们搞革命大联合,把造反总部先联合起来,去砸省城吧,只要夺下省城,那里油水大大地,革命积极性还不是一下子调动起来了?
可省城就那么好打吗?上一次邻县的造反队去打省城,攻一座大工厂,听说这军工厂里的东西老值钱了,拿黄金做物件呐,这帮造反派攻了三天三夜攻不下来,里面的护厂队工人拿高压水龙喷浓硫酸,把冲上去的队员烧惨了,后来还是学了地道战的法子挖地道进去,里面枪声响了几天几夜,听说占了半个厂,死的人老了去了,车间里设备都砸烂了。看看人家,有枪的都打不下来,就凭本乡本土的一帮子举钉耙的,想打省城,那是门都没有,不折不扣的左倾冒险主义,研究来研究去,造反团的共识还是自己地盘里搞二次革命。
好在犹豫彷徨的日子也不长,革委会成立了,依然没有党委和ZHENG府,只有大大小小的各级革委会。江三底被革命群众选为公社革委会一把手,这还不算,最重要的是革命对象又有了,造反队伍又好带了,这回是:不许赶集,必须赶社会主义大集,也就是把东西先平价交到革委会,由革委会统一卖,还有例如新政策是又允许家庭经济了,自留地还是绝对资本主义的事物,绝对不许,养鸡养鸭可以,界限是一家养三只(含)以下的鸡是社会主义的,三只(不含)以上的就是资本主义,鸭的姓社姓资的界限则划在两只,含或不含没说清楚,这就给调动下面造反队战友们的革命积极性开了口子,那时候江三底带人狠抓三鸡两鸭运动,凡是超过三鸡两鸭的资本主义鸡鸭一律提走,还要罚款,也就是队员往兜里塞鸡蛋鸭蛋,鸡飞狗跳之中,队员们左手一只鸡,右手一只鸭,兜里还有蛋蛋呐,革命积极性顿时高涨起来。这下子,有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新对象,也就有了新的革命动力,新的革命群众支持,江三底的威望升高,革命形势顿时大好,不是小好。

2019-01-01 07:1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