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石油咽喉保卫战 (修改稿)>评论区>麻将>麻将(续) 老的是进来人,许多权钱交易的门道也不是没有耳闻,只是自己坚守清高的人品不肯放下身段,沧...

麻将(续) 老的是进来人,许多权钱交易的门道也不是没有耳闻,只是自己坚守清高的人品不肯放下身段,沧...

共  10个阅读者

壮士笑谈

壮士笑谈vip图标


军号:206630

麻将(续)

老的是进来人,许多权钱交易的门道也不是没有耳闻,只是自己坚守清高的人品不肯放下身段,沧浪之水清兮,当可涤缨,沧浪之水浊兮,则不肯涤足。非不能也,乃不为也。
再说,这是为了国家。自己拒绝德方巨大的名、利诱惑,连工资都搭进去,只为中国的抗战事业,这样一种奉献,也需要行贿吗?从现实角度说,整备抗日武器装备,是中国的紧迫需要,关键装备和领先的技术,西方没有,有也不卖,自己提供给国家,还要行贿吗?从道德角度说,难道给抗震救灾捐款也需要行贿吗? 俺要一心赚钱,早已亿万富翁,只是为了中国苦苦坚持打拼,衣带渐宽终不悔,你们却挤上来跟俺要这要那,不要把俺也弄肮脏了!
赢你第一局,是让你知道打麻将照样赢你,后面再输几局,才显得是故意让你。让你知道适可而止。
孙工几次给老的打暗示,老的只做不懂,又和了第二局。孙工看准下家吃牌,故意放水,让交际花小和第三局。交际花眉开眼笑,老的却沉下脸来,颇为不满地看了孙工一眼,和了第4局。姚处长刚上桩就输,把筹码用指甲外侧一弹,五短身子往椅背上一靠,脸色已很是难看。
孙工心中暗暗叫苦。对勘探技术手段有研究,孙工和姚处长一道进来,本来要去明末长江中上游找张献忠藏宝遗址,找到了出去,挖出来就能得大钱。没想到阴错阳差来到抗日时期,两人周折之下又都戴上了面具,因此无话不说,孙工深知姚的底细。有道是宁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劳迪顾问这可是要坏事啊。
姚春桥的父亲本姓江,十里八乡无人不晓,是著名好吃懒做的二流子,绰号江三底,平日蹭红白喜事酒席吃碗底舔盘子底,走家串户讨酒瓶子底喝,时不时听窗户根底嚼舌头外带要小钱——不给钱要想封锁消息,给半瓶白酒就行。文革时沉渣泛起各种乌龟王八蛋大行其道,江三底摇身一变成了响当当的造反派,自己总结说人生最高峰就是带人砸烂县党委,亲自用罗圈腿踢断了县委老书记的三根肋骨。老书记从公社领导到县领导,带领众乡亲苦干16年脱掉贫困县帽子,平时为人廉洁奉公一尘不染,群众疾苦尽可能解决,不能办的事情不办,送礼一概不收,实在拉不下面子的老战友的只得收下,但无论事情能不能办,一律让儿子买同样价值的礼品蹬自行车再给那位老战友送回去。江三底认识老书记家,也是有一次进城赶集卖油炸蚂蚱,卖不出去,中午肚子饿得咕咕叫,贼眉鼠眼四处学么,想找个三底所在,罗圈腿一路行来,忽闻点心香味,鼻子抽抽着紧追气味走下去,就见一家人家门口一辆自行车,大门旁自行车下有一包点心,走近一看,那点心包纸都走了油,可见放了好几天了。四处巡睃,没人,江三底提起点心包就跑,跑出去两个路口找个没人的向阳墙根坐下,美滋滋把点心吃完,心道又发现一处饭摊子啊,跟人一打听,原来是县委老书记的家,经常有人登门送礼,老书记不收,僵持一番来人只得出门,又心有不甘,就把点心包放在门外。江三底听得明白,以后又拿到几回走油的点心包,却是越吃,越对老书记怀恨,也不知怎么一个心理。
除了踢断老书记三根肋骨,江三底的“革命造反事迹”还包括,抄了一百多家成分地主、富农、富裕中农的家,嫌这些人家里穷,榨不出什么油水,手底下的造反大队小喽罗就说城里油水大,咱们去砸抢城里的,江三底带人去城里抄家,侵犯了城里红卫兵造反总部的地盘,双方大打出手,几场武斗下来,造反总部有县武装部起出来的枪支,江三底的“重武器”只有乡下早年间的大抬杆,其它都是鸟枪、大刀、红缨枪、钉耙、铡刀、锄头,吃了很大亏,江三底鼓动手下说,咱们人多,以农村包围城市,发动几千人进城,再几场武斗下来,双方在当地驻军的维持压制下停止武斗,划分了势力范围。江三底划得的城内地盘,包括不多的几家小资本家、一家海外华侨“特嫌”、一家知名专家也就是反动学术权威,油水比起造反总部那边是差多了,江三底很不满意,唯一让他心里安慰的,是他的地盘包括了老书记家,虽然第一次抄老书记家就发现很没营养——就是一张书桌几架子书和一件呢子大衣一辆自行车,江三底穿走呢子大衣推走自行车,再抄两次,实在一无所获,最后只得在门外当年拎点心包的地方,恨恨地吐了一口口水。
倒是抄那家华侨,有点斩获。那次,江三底带人里外翻箱倒柜刨地三尺,失望地没发现传说中的金条美元,只得穿着尼龙袜子走出来,那时候尼龙袜子是稀罕东西,江三底里三层外三层把十几双尼龙袜子套在脚上,发现抄到的皮鞋都穿不进去了,取舍之间正在琢磨,手下小喽罗飞跑而来,报告说咱们的地盘还有那座大庙啊,宋朝年间的,国家保护级的,听那老华侨说海内外都知道的。造反总部的人说里面文物不能动,非要动的话,卖的钱分一半。江三底一听大喜,一挥手说:“走!”带人扑奔大庙。

2018-12-30 14:25:11